關於部落格
  • 67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估摸自己已經 走了多少路…

  十一月的天暗得迅速,我在路上加緊步子。出鎮的這段路上有高高低低的人家房,我走得輕鬆,沒多會兒,大半路已在身後。承上啟下的是一座短短的石板橋,水 泥砌成的橋欄杆上落滿塵土。過橋後的路兩旁,除了遠遠近近的山影只是樹,還有一兩處臥在道旁的墳墓。我縮緊身子,似乎聽到全身的毛都在顫抖。過往的車子這 時候也沒有了,只有書包在背上,鞋子擦著石子發出的啪啪刷刷聲,一下接著一下。我硬著頭皮咬著牙,眼睛再不敢斜視,一邊又在心裏暗暗數著數,估摸自己已經 走了多少路……
  突然,一陣沙沙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越來越近,最後越過我到了前面。我抬頭,是一個騎自行車的男子,他回轉身,面容模糊聲音卻溫和:“孩子,你這是要去哪?”
  我繃著的神經這時開始松下,我一指前方:“龜嶺,我外婆家在那!”
  男子輕輕揚起嘴角,笑得很溫暖:“我也是要去那做禱告,我帶你一程要不?”
  我看向他自行車的後座,有人同行當然要比獨自面對這黑仄仄的夜好。我點了點頭。
  男子推了幾步車子。我提了袋子坐上去,一只手輕輕抓著他的衣擺。鎮上到村裏的路都是上坡路,且遍灑李子大小的小石子,男子騎得有點費勁,我過意不去,說:“要不我袋子放座位上,我下來吧。”
  男子連說不用不用,夾著微微的喘氣聲。
  為了轉移我的不安,男子主動和我聊起關於做禮拜還有村裏的事情,我懂的地方偶爾也回應一下。似乎很快,路就到了盡頭,村子在望,各家的燈火也相繼亮起。
  近家門時,我躍下身子,我依然不知道怎麼稱呼他,只是感激的朝他笑:“麻煩您了。”小舅媽這時候也出現在門口,趕緊跑過來:“麻煩你了,麻煩你了。”男子依舊很溫和的笑:“沒關係沒關係。”然後向我擺了擺手,朝禮拜堂的方向騎去。
  我至今不知道那個男子的面容和年齡,但我揪著他衣服下擺時的感覺依舊清晰,那是一種同類的溫暖與信任。
  這世界上,總有一種幫助與信任,不需要理由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