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67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人聲鼎沸,瞬間灌滿了雙耳,

  抬眼細尋,鳥雀兒不知何處,卻見牆頭的綠藤蘿纏纏繞繞,藤葉兒經一夜春雨洗禮泛著一層油亮的綠光,格外動人。清風中,薄霧攜著幾許雨絲撲面而來,輕撫面頰,愜意頓生;鼻翼翕動,清新之味撲鼻而來,忍不住深呼吸、細嗅聞,似吸得一肺腑的泥土香……此番情景,故鄉有!

   牆外車行不斷,人聲鼎沸,瞬間灌滿了雙耳,凝神的思緒隨即被打斷,又不自覺地合入人流,淹沒在車水馬龍的奔波中。但,那聲鳥鳴,卻像是一粒種子,刺破耳膜,沖進血管,隨著血液流進心房,紮根,抽芽,開花,長成了滿心滿懷的故鄉情韻。

   那時候,山村裏響起的多是雞鳴狗吠聲,牲口餓了嚷食的聲音,男人耕地喲呵的聲音,女人呼喚孩子的聲音,即使有一輛拖拉機響起,也不覺刺耳和嘈雜,相反更顯悠遠和空曠。而鳥鳴,是故鄉最動聽的天籟。Maggie Beauty

   四五月時節,清晨伴著一夜好夢醒來,首先入耳的是聲聲鳥鳴,那情狀,活脫脫一句“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”的寫意。午飯後,陽光和煦,人睡了,貓睡了,風兒也休息了,突兀中一只睡醒的鳥兒,脆生生鳴叫兩聲,真切切便是“鳥鳴山更幽”的注釋。夏夜的傍晚,燕子啾啾呢喃,說著夢話,更襯得夜深睡意濃。Maggie Beauty

   故鄉的鳥兒們,不為乞食之哀而鳴,不為竹籠之困而哭,不為網籮陷阱而憂。似乎,除了尋覓吃喝、生兒育女這點俗事外,大多數時候,小鳥們更像是一個個歌者,熱衷於賣弄歌喉;又像吟遊的詩人,喜好吟詩作對。大自然無疑是它們表演的大舞臺。傾耳細聽,你總會聽到它們的表演——或在密林間婉轉,或在晨霧中縹緲,或在山谷裏空靈,真正兒是“百囀千聲隨意移”,叫得恣肆,鳴得暢快。

   猶記得,七八歲時,隨著母親下 地,母親在地裏鋤草,我獨自在地頭玩土。對面樹林間傳來的鳥叫聲,很是好聽。而我那稚嫩的嗓音也能學得幾分,於是彼間它叫一下,此間我學一聲,此起彼伏地 呼應個不停。陡然間,彼間鳥鳴調兒高了些、尖銳了些,令我疑惑不解。母親便告訴我,是小鳥在罵我呢,嫌棄我學它叫。聽了好奇不已,小小的心靈並未曾懷疑母親的話,也未多想什麼。待到今日,我倒寧願相信,定是小鳥怨我粗拙的聲音攪渾了它詩意的歌唱吧。

   記憶中,那脆脆的鳥鳴,隨著回家的腳步漸漸遠去了。現如今,更隨著我奔向城市的步伐,那詩意的歌唱也一併遠去了。Interactive LED

   其實,城市中也有鳥,也有鳥叫,但因缺少了大自然的背景,失去了密林的烘托,沒有了空穀的和鳴,鳥兒也顯得局促而不安,那份清脆在喧囂中破碎了,詩意也被攪混了。靈魂的歌唱者在鋼筋水泥的大牢籠裏展不開自由的喉嚨,唱不出對大自然的禮贊。於鳥如此,於人又何嘗不是呢?在這大城市裏,有幾多人是失去了故鄉的靈魂歌者,又有幾多人在偶爾的一聲鳥鳴中,幸福得竟震顫起來?fendi outlet online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