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67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遙遠的落花懷想清明

  這寂寞的長風,引我回顧千年的裏程;這巍巍滿布印迹的城牆,盛裝著多少個世紀的歡樂和悲傷;斑駁的青石巷漸漸失于視野,只剩下初夏的陽光如缤紛的落英,點點斑斓灑于街面之上;我是前世歡喜的化身,將今世的悲傷悄然下葬;我是蟄伏千年的歌者,將玉碎的交響激蕩于初夏的壺觞;矗立千年,手撫城牆的裂縫,宛如感受千年前繁華昌盛之地,溫柔富貴之鄉的莺歌燕舞;也經曆人間煙火與戰火的洗禮,承載了苦難與艱辛的榮譽激昂多種維他命……
  秦淮的燈火如此迫近,載壹船現時的繁華,隱隱散于哀寞的夜色中;泊舟秦淮,今夜我卻不知夢在何鄉。
  城頭的月色照涼了複蘇已久的心,歌聲響于兩岸,夢已相隔了千年……
  煙籠的寒水月籠的輕紗始終萦繞我斷續等待的夢裏。
  等待如此漫長,猶如千年前的感傷。妳許是前世的白狐,在佛前求了500年才幻化至我身旁,讓我時常追逐落日的身影,幻想與妳牽手斜陽。煙雨迷霧中妳的寂寞仍在,淒涼的影像印滿佛經;秦淮河水追逐月影,悄聲逝去不知是流水或是妳的感傷;風開物化,孤獨和寂寞仍在,詩人的憂郁和狂燥布滿城牆;千年花雨傾落,如水花般散開淡墨的印痕,成壹段哀婉曲牌,如斯寂寞;撥動的弦音遺落,在我纖纖素箋隱去的詩行,將士子的情傷和怅惘傳唱,商女的歌在何方胡菁霖……
  我在城市中尋找屬于自己的月夜,傾瀉的銀光鋪滿城牆。站立成就壹種狀態,廖落了四周的星辰……書生的發梢斷了又長,虛疏的鬓角積滿銀霜。寂寞于城市的邊緣,與李白對酌,與莊子遨遊太虛幻境。我想象銀色的紫禁之巅,葉孤城劍斷、西門吹雪飄零,這高處,哪裏還禁得住寒。起舞弄壹會清影吧,看妳舞動如魅,花我眼神;聽妳的琴聲如雨,散落大江;我在遙望,大江之上,有多少漁火布滿大江。
  稀疏的月銀灑入大江,那是斑斓了千年的夢;踱步于月色下的長衫詩人,許是酒醉微熏,在稀疏的人影中慢慢老去。站在城偶,聲嘶力竭讀妳的詩冊,恍若歲月流逝的悼詞;空曠的夜空始終沒有回聲,仿佛月光下死寂般裸露的古城;這夜,是懷想的夜;這城,是懷想之城……那壹年,暮春的最後壹場雨剛過,我已感受初夏的第壹輪孤月,那是壹片閃爍的白光啊,紅樓胭脂的風姿綽約散漫,厚厚的宮牆之下,消蝕了多少賓妃的青春;妳許是我刀下永遠雕剢的美人,漸漸清晰,又淡淡散成輕煙,散入五侯的家門。
  莫愁湖邊,彈筝的美人仍在,抿嘴的微笑醉人心魂;禦道街前,繁華的車馬替代了青石,再也不見了深掩的宮門。苦難與背離寫滿民國的宮牆,繁華終究蓋不住夕陽下的蓬根;當大廈傾倒的壹刻,離亂的哭泣葬送了民國精魂。張治忠、杜聿明、戴安瀾、李宗仁,還有四萬萬抗日同胞的熱血啊,卻總在改朝換代的宿命中難覓影蹤。
  我常在深夜中哭泣,漂離的思緒如慌亂的驚鴻。三萬次于城頭呼喊妳的名字,潔方翩翩光顧我夢中;我說是千年前的相約,方于今日驗證;許是前世的雕琢方換來妳今世爲我彈筝的玉手,曲苑芳菲獨享這款款情深。妳說不然,應是前世我打桃林中寂寞的走過,妳將壹樹的桃花沾我全身,今世只是想看滿是桃花的衣裳是否如千年壹樣鮮亮;滿城的飛絮斜斜飄落,落滿妳筝前,落滿身後的芳徑;我獨享這千年的流音吧,高山之巅,有妳守望。
  清晨的光影如妳潔雅的曉妝;在晨風中迷亂,春的事物堆綴著,悠悠的秦淮河水如黛,我靜待初夏,與遙遠的落花懷想清明史雲遜有效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