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67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慢行者

“嗒,嗒,嗒······”下樓的聲音清脆之極,就像我的心碎落一地。 推開門,一股冷風撲面而來,可風在迅疾之後,就只剩下了溫和。可能是冬天的太陽懶散慣了,早已卸下了裝束,轉到東邊幻化作一輪新月,不多的星星點綴著有些晦暗的天空,幾朵雲仍舊懸著,雖不銀亮卻更富有立體感。北方的天是比南方寥廓,也更蒼茫。一切的一切,充斥著一股蕭瑟,只是我沒有“蕭瑟秋風今又是,換了人間”的愜意灑脫,填充內心的,只是平淡,平淡而已。 走在一條平靜的小路上,心,更靜了,就像身旁的一池水,褪去了他的熱情,著上了一身寂靜。幾縷風掠過樹梢,擦過我的耳朵,空餘嗚嗚之音。“真冷。”我想,便再一次緊了緊衣領,正了正帽子。昨天剛下過雪,大得很,似是決心要把一切喧囂給覆蓋下去。我正在想他是否成功了沒有,驀地,燈亮了。昏黃的燈光照在雪上發出一片柔和。我的心在寂靜之中,猛地一縮,然後就又重歸於沉寂了。雪,是多麼的純潔啊,可它又應該是多麼的容易沾染骯髒呢? 眼前豁然開朗,是一條馬路。 與我同向而行的人,不少,可在他們的映襯下,我,竟可算作逆流而上。“竹影掃除塵不動,月輪穿池水無痕”,我雖躲不過萬丈紅塵,可心離此境界——我想——怕是不遠了吧。 人雲:“靜中靜非真靜,動處靜得來,才是性天之真境。”這句話用之於我,再合適不過,嘿。此時世界,只剩了我一個人,哦,不,我也不存在了,已融於這方天地,感受天地之浩大,體味星辰之玄奧。 其實,風過不留聲,雁過不留影。一切都是過眼雲煙,我,可能是別人的一個夢而已,夢醒之際,則為我逝之時。 蘇學士有這麼一首詞:“清夜無塵,月色如銀。酒斟時,須滿十分。浮名浮利,虛苦勞神。歎隙中駒,石中火,夢中身。雖抱文章,開口誰親。且陶陶,樂盡天真。幾時歸去,做個閒人。對一張琴,一壺酒,一溪雲。”此情,直指吾心。我想做一個平凡人,要過平凡的生活,似“竹籬聞犬吠,雲窗聽禪吟”,這就夠了。 眼前的一顆星星黯淡了,我一怔,發覺自己站了許久未動。 轉身,向來的方向走去,我已然忘了之前要去哪。 一來一返,不知多長時間,只是月亮已掛在了頭上。這一路——我想——就是我一生的縮影了吧。“月明雲淡露華濃,欹枕愁聽四壁蛩。傷秋宋玉賦西風,落葉驚殘夢。”殘夢便殘夢,此夢,我願平凡。 夜色濃了,本就不多的星星又一部分隱去了,而另一部分,在晦暗的天空的映襯下,更亮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